舟居无水

高三暂别

©舟居无水
Powered by LOFTER

【江周】总裁酷帅狂霸拽……?(短篇完结)

给 @凌杳吟罹——抽不到酒吞不改名 的点文

没错我又写周总了并且依旧有病,希望姑凉能喜欢。

不知道能不能称为系列的系列文



又一次被谈妥的合作公司放鸽子,理由是极为正当并且令人无法反驳的“你们没有做大生意的经验”。

在贺武虚度两年青春时光的江波涛,终于决定跳槽了。

他刚毕业时抱着满腔的热情准备成就一番自己的事业,未曾想像他一样的大学生中国有千千万万,工作是何等难找。于是新世纪的有为青年——江波涛,被自家父母拐骗到贺武,一个在当时加上清洁工也只有三位员工的小公司。

尽管经过两年的发展,人数增加到了四十多,但公司业绩还是如开始那般,空白。

江波涛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堕落下去,所以毅然决然递交了辞职信。大腹便便的老板泪眼婆娑地挽留他这个“元老”,画面十分重口味。

他还是狠下心走了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 

江波涛望着眼前高耸入云的大厦,默默地对比了一下之前的办公环境,心中感叹着“人与人之间怎么能差这么多”。

轮回集团,他将要去面试的地方。

至于他为什么要来这儿。

还要从上星期他买的一本杂志说起。

在大篇幅地宣传轮回集团最近将进行预售的游戏机之后,是对总裁周泽楷的访谈,还专门用了一页来放周总的帅照。

颜控但不自知的江波涛就这样被圈粉了。

所以一收到周总招募助理的消息,他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。

 

江波涛今天特意穿上了压箱底的西装。

松了松微紧的领带,他推门进入等待区。一进门,无数犀利的目光瞬间射过来,如狼似虎,不过只轻轻一瞥就移走了。

他观察了一下,诺大的休息室里竟只有他一个性别为男的。

被妹子淹没,不知所措。

时间到下午三点,一位干练的女士来到休息室,环顾四周,道:“周总只招男助理。”

于是江波涛收获n多羡慕嫉妒恨的眼刀。

面试过程异常的顺利,因为只有他符合周总的要求,基本上就是走走形式了。

他成为了自己男神的助理,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呢。

 

“这是周总所有的喜好,限你一天内记住。”秘书高冷地道,“平时干活利索点,眼神别乱瞟,周总让你做什么不许拒绝,就算是让你去暖床也请洗干净了躺好。”

抱着厚度堪比牛津高阶字典的文件,江波涛恍惚间有种入了狼窝的感觉。

周泽楷头上的呆毛微动,停下工作伸了个懒腰:“咖啡。”时刻关注自家金主动态的江波涛立刻起身去泡咖啡。

加奶不加糖,他严格按照档案上写的操作。

端着杯子回去的时候,江波涛突然想起某个总裁文里的桥段。女主脚一滑,咖啡撒到总裁身上,然后对方邪魅一笑:“很好,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。”

他心里想着面上不禁带了笑,未料没注意脚下被地上的文件绊了一跤,咖啡准确无误地落到周总身上,衬衫染上一片褐色。

天知道地上哪来的文件。

 

江波涛低头连声道对不起,又有些期待苏苏的周总会有什么反应。比如说一句“你点的火你自己来灭”之类的霸道总裁语录。

“……”呆毛直直竖起,表现出主人的愤怒,“怎么一个两个都这样!!”

“我新买的裤子……”周泽楷瘪起嘴,十分委屈,“赔我。”

“抱歉周总,我可是有原则的人……不陪睡的。”江波涛道,当然如果他一定要求自己也不是不可以献身的嘛。

“……赔钱!”

“我银行卡里只剩二百五了。”江波涛尴尬道。

好在周泽楷也不是真的想让他赔钱,只是想发发牢骚罢了。

他意识到周总是个有故事的人。

而且似乎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苏。

 

之后的共事经验并不好,因为周总实在不是个好伺候的主儿。

而江波涛大概也有做保姆的天分,一月之后便习惯了,基本上不会再被挑出错。厕纸会买周总最喜欢的那个牌子,不硬不软刚刚好;文件会摆在他最顺手的地方,整齐得连强迫症看了都舒坦;每天的时间表也安排得井井有条,连上厕所的时间都规划好了。

周总那张帅脸他看多了,也就不帅了。

虽然俩人的第一印象极为糟糕,不过相处下来江波涛也只觉得对方有些小任性。

甚至是,爱撒娇。

 

这天临近下班,江波涛正趴在桌上数着时间,周总突然叫了他一声:“江。”

他没好气地回:“在,什么事?”如果又是上厕所没纸让他拿的话他一定装作没听到。

“晚上应酬,一起。”

“周总,我快下班了。”江波涛心里想着回家后吃什么东西,委婉(?)的拒绝了周泽楷的加班提议。

“司机请假了。”对方的声音带着失落,呆毛也耷拉着。

“……行,三倍加班费。”江波涛实在顶不住周总的攻势,屈服了。

“嗯!”

 

酒桌上觥筹交错,商业名流们谈笑风生,就连周泽楷都比平常话多了不少。江波涛不禁想:怪不得话那么少,合着是在应酬的时候都说完了。

更让他惊讶的是精英们的酒量,一杯杯红酒下去,看的江波涛都替周总捏一把冷汗,对方倒好像没什么反应,只是脸上的红晕掩饰不了。

“嗯……”江波涛扶着醉得意识不清的周泽楷,把他硬塞到副驾驶座,再给他系上安全带,整个过程中周总都跟配合,然而他还是累的够呛。

没想到看起来挺瘦弱的周泽楷份量那么足。

 

“周总,往哪儿开啊?”江波涛刚发动车,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对方的地址,便问。“嗯?”周泽楷迷迷糊糊的,歪歪头,呆毛抖了抖。

萌哭!江波涛捂着鼻子,深怕流出鼻血。

“那就去我家吧……”他自语道,未看见身旁人略微清醒的眼神。

一到家,周泽楷不老实起来,紧抱着江波涛不放,还上下其手,搞得江波涛有些心乱。

“周总啊,该睡觉了。”他无奈道,试图掰开对方的手,然而适得其反。

周泽楷不住摇头,难受地撇撇嘴。江波涛心中暗道不妙,正准备逃开就被吐了一身。

要冷静,冷静,那是你的上司,而且,这个月工资还没发呢。

江波涛默念着,强压下不满。

周泽楷嗅到难闻的气味,嫌弃地松开手,蹲到角落去了。

哦。

江波涛很委屈,但他不想说。

 

总算是摆脱了包袱,江波涛安慰自己,拿了件睡衣进到浴室。一个人住久的结果就是,洗澡不爱锁门。

所以当周泽楷跌跌撞撞走到马桶边开始吐的时候,江波涛没什么反应。

都是男人怕什么。

而且对方还喝醉了。

不过周总接下来的动作还是让江波涛吃了一惊,他竟然迅速脱光了走到淋浴头下方,和江波涛一起冲起了澡。

看着对方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,江波涛有些口干。

 

(⊙x⊙;)

 

第二天清晨。

周泽楷悠悠转醒,侧过头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映入眼帘,江波涛无精打采道:“周总早啊。”周泽楷摇摇呆毛,环视一周,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和自家助理,道:“负责。”

“你要对我负责才是吧!”江波涛愤愤道。

“?”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,但也还是可以接受的嘛,周泽楷愉悦地晃了晃呆毛,“行!”

 

 

 







江波涛表示涨工资也无法安抚他受伤的心灵,天知道被总裁缠着讲了一夜童话故事有多煎熬。

 

End

评论(14)
热度(7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