舟居无水

高三暂别

©舟居无水
Powered by LOFTER

【周江】隔壁的大大唱歌超好听(UP主paro)中

( ´_ゝ`)上篇戳这里


@来自北极的北极熊君 的点文(´Д`)

不知道有没有下。



一局屁股打完,江波涛退了游戏,决定先安慰一下自己正大唱空城计的肚子,等吃饱喝足再开下一盘。打开冰箱,他悲哀的发现,家里竟没有存粮了。也是,距离上次采购已过了近一星期。又不死心地在放零食的柜子里搜寻,只整理出两大袋垃圾。

江波涛看眼挂钟,下午三点。恰好是个尴尬的时间,算中饭太晚,当作晚餐却过早。他思索片刻,叹口气,自己只剩最后的选择了……

出门吧。

将身上的睡衣和裤衩换掉,随便用梳子拨弄了下头发,江波涛对镜子绽开帅气的微笑,自以为打扮妥当了才出门。

虽然是个宅男但他还是很注重形象的!

房门落锁的刹那,江波涛脸上的笑容僵住了。

完蛋,钥匙没带。

作为一个经得起大风大浪的成年男子,怎么会被这种小事打倒呢?他的脑中瞬间闪过无数解决方案。

爬窗。

啊,自己貌似住在七楼,他可没有cos波斯猴子⑴的恶趣味。

撞门。

先不说他这儿小身板能不能撞开,光是那动静就足以招来保安把他抓走,到时候怕是百口莫辩,只能安静背锅。

江波涛最终选择较为平和的方法——打电话给房东。

得到对方一小时左右到达的答复后,他掐着表出发去超市开启江三光⑵模式。

⑴育碧出品的游戏《波斯王子》,因经常需要玩家操作角色爬墙(?)被戏称为波斯猴子

⑵玩游戏的时候喜欢到处搜刮的人被称为某某三光

 

他兴奋地盯着一推车食物,恨不得立即扑上去。不过仅剩的理智制止了他,强迫他乖乖待在原地等结账。

“……”收银员顶着江波涛带绿光的视线,战战兢兢地刷物品。

“您好,一共是254.1元(二百五是你),请问有会员卡吗?”收银小妹抬头,呆愣了几秒,一脸激动地打量起江波涛。

难得看见帅哥啊!

哎?后面那个似乎更帅!

 

“没有。”嘴上答着,江波涛打开钱包,数了数,石化。

只有二百五怎么破?!

这个数字是在嘲笑我吗?

收银员揉揉眼睛,她仿佛看见眼前的帅哥身上现出道道裂纹。

 

江波涛“呵呵”一声,缓缓说道:“我好像……没带够钱。”

收银员仍是那副“顾客是上帝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”的表情,可江波涛总觉得她一定在心中不断问候他的母亲。

“您可以选择退几件商品。”

他恍然大悟状点点头,挑了半天,却发现自己无法割舍任何一种零食。

于是他尴尬地转过身,深吸一口气,对站在自己后面的人说:“能借我五块钱吗我一定会还的。”

良久没得到答复,江波涛嘟囔着“长这么帅怎么不懂助人为乐呢”,回头被收银小妹递过来的九毛钱吓了一跳。

原来对方早趁自己不注意帮忙付了。

他却还那样埋怨对方。

之前江波涛带着气也没控制音量,身后的人显然是听见了他的私语,正嘴角微翘地看着他。

江波涛不禁老脸一红。

“那个……谢了,你手机号给我个吧我好还你钱。”江波涛脸上红晕未褪。

那人似是不好意思般挪开视线,耳尖微红:“不用。”

声音有些熟悉啊……

长相也感觉在哪儿见过,何况他还不是那种大众脸。

江波涛摸摸下巴,总有学贾宝玉上前说:“这个妹妹我曾见过”的冲动。

到底是忍住了。

 

他抬手瞥了一眼表,见差不多到一小时,江波涛便慢悠悠荡回去。

房东还没来电话,不急。

 

进入小区后,他奇怪地朝后瞟了下。

还在。

什么嘛,五块钱还计较。

江波涛装作不经意放慢脚步,等那人走到身边,冷不防冒了句:“你要留联系方式吗?”

男人略显惊讶地回望,半晌反映过来对方是在质疑自己跟踪他,带着笑简洁地答道:“刚搬来。”

有这么巧?江波涛半信半疑,但也不准备多说,毕竟世上的巧合还是很多的。逞一时口舌之快,怕后面会尴尬的无地自容。

 

他走进电梯,对方仍跟着,按下五楼,那人没动。

他左转,尾巴还在后头,直到江波涛停在自家门口。

对方拿出钥匙,打开了他隔壁的房门。

原来他就是自己的新邻居?!

这也太巧了吧,命运也是真他妈会开玩笑。

江波涛挠挠头,朝他歉意一笑:“抱歉,错怪你了。”

“没事。”不甚在意的回答。

“那个,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,认识一下吧!我是江波涛。”他挂起自认最友好的微笑。

“周泽楷。”

回答略高冷啊。

 

等周泽楷关上门,江波涛猛一拍头。

他记起是在哪儿见过自己的新邻居了!

 

作为资深脑残粉自然是存了一枪穿云大大无意识流出的自拍照,而周泽楷的样貌与之相比相差无几,排除掉双胞胎兄弟的可能性,那么……

自己和男神成了邻居?!

这运气,他以后不会衰到平地摔吧。

不过他乐意啊啊啊啊啊啊!

 

杵在门口痴汉了几分钟,江波涛拍拍脸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离和房东约好的时间已过去半小时,他从上衣口袋掏出手机,拨通电话。

“啊,抱歉!现在堵车呢,你也知道S市什么都不多就车最多了,我可能还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到。”对方的声音丝毫不显焦急。

“……”

“真的很对不起啊,不过不是我说你,难得出门一趟却忘带钥匙也是没谁了。卧槽!队友竟然骂我?!玩死神怎么了玩死神就得追着76打吗?还说我菜鸡信不信劳资到时候瞎几把打躲一边挂机!……艹被猎空怼死了。”

“……没事我等你。”

妈的智障。

沉迷屁股,日渐消瘦。

脑子是个好东西,房东他却不爱带。

 


江波涛住的是个老小区,所以隔音效果自然不太好。

当他拆开又一包辣条的时候,隔壁屋子里传出男神的声音,听不真切,但能辨出是在唱歌。

Maya录音现场吗!?江波涛既激动又兴奋还有点小忐忑呢。

陈奕迅的《最佳损友》。

好苏好苏好苏。

等他反应过来,身子已经不听使唤像个变♂态一样趴在房门上了,耳朵紧贴着门。

 

房东姗姗来迟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。

“……我可以解释的。”

“不用不用,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癖好,我懂的。”语毕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搭上江波涛的肩膀。

你懂个卵。

尴尬癌晚期的江波涛风中凌乱。

 


一天的遭遇让他身心俱疲,导致开直播时也无精打采的。

迷妹们察觉到他声音无力,弹幕不停刷着:

“无浪大大身体不舒服吗(゚Д゚≡゚д゚)!?”

“如果感冒了就不用勉强啦快去休息”

“不要熬夜打游戏了”

“Are you ok ,Are you ok?”

江波涛心中一暖:“我没事的,只是今天有些幸运E……”

“只是今天吗???”

“都说了不要跟紫色头发的人玩”

“谁叫你总玩枪兵⑶”

“平地摔了吗2333完蛋我开始脑补那个画面了”

“前面的有毒我也开始脑补了ヽ(`Д´)ノ”

“既然如此为何不玩玩提神醒脑的逃生呢”

“无浪大大昨天说好的告密者还记得吗”

“giligili-(゜-゜)つロ乾杯~”

刚刚感觉到的温暖一定是错觉吧!

⑶子曰:自古枪兵幸运E


TBC


("▔□▔)/大家都要开学了吧?杭州人民笑了。

不过我准备留一个星期写作业,所以下篇遥遥无期。

上篇反响超乎我想象的好,颇为兴奋了几天,就忘了更新啦。

这篇写着写着感觉收不回来了(;¬_¬)担心上中下写不完啊...

听说有人催文我更新就会快哦。

评论(34)
热度(1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