舟居无水

高三暂别

©舟居无水
Powered by LOFTER

【维赛】10+2=?(短篇完结)

1.

“知了——”蝉不知疲倦地叫喊,吵得人焦躁不安。加之过分炎热的天气,偌大的教室里却仅有四台摇摇欲坠的风扇在工作,实在令人难以集中注意力。

为自己的走神找了个好借口的赛科尔,心安理得地托着下巴欣赏篮球场上正进行的比赛。耳边回响英语老师带有浓重南国风味的口语,虽心思不在学习上,赛科尔右手动作却不停,竭力将听到的只言片语记录到笔记本上。

与之相反,坐在他身边的维鲁特则专心致志地听讲,仔细抄着板书,一双红瞳紧盯老师,让这位教书不久的女生颇觉受宠若惊,又恐自己打扮不到位,给全校公认的男神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。

   

“卧槽,这都不进!?”赛科尔一时激动竟就喊了出来,全班人齐齐看向他,老师的目光尤为炽热。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道:“没事没事。”也不便再开小差,只能装作认真的样子。

维鲁特轻声说了句:“猪。”嘴角微微上翘,柔和了面庞。

赛科尔没做出反应,也不知是没听见还是顾及到正在上课。

 

2.

学生时代最美妙的音乐莫过于下课铃。

老师的“下课”刚到喉头还来不及出口,赛科尔就哀嚎一声倒在桌上昏睡。维鲁特推推他:“喂,笔记借我看下。”

“哇哦,男神问我借笔记哎!”赛科尔故作激动地揶揄道

维鲁特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。

赛科尔依旧趴在桌上,头也不抬地扔了本本子到旁边:“我没听课啊你又不是不知道,还找我要。”维鲁特扯扯嘴角不做解释,对照自己的笔记翻看对方的,提笔修改了一些,却是在赛科尔的本子上。

“不用谢。”维鲁特把本子摊开放到同桌的头上,盖住耀眼的蓝发。

赛科尔意外的没炸毛,似是睡熟了。

 

3.

第二天英语课赛科尔打开笔记本,看见与自己截然不同的字迹,先是愣了几秒,然后迅速扭头望向维鲁特。对方仍是定定地看着黑板,目不斜视,自然也未注意到赛科尔的视线,又或许是不想理会。

“organizition”被圈起,一旁写上了正确的拼法“organization”,诸如此类的错误不可胜数,整页几乎都是红笔痕迹。这之后还有一大段用黑笔补充的板书,都是赛科尔遗漏的。最下方画了只猪,旁边写着“赛科尔”三个大字,并用箭头指向那张“杰作”。

“谢了。”他最终选择不去计较那只惟妙惟肖的猪。

维鲁特没答话,笑意一闪即逝。

 

4.

赛科尔一直都知道,自己的同桌虽然偶尔毒蛇损人,但却是个温柔的人。改笔记早成为常事,现在一下课他就会把本子递给维鲁特,对方从未抱怨过,总是一丝不苟地改完。

怪不得那么多女生奉他为男神呢!赛科尔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,殊不知维鲁特只对他温柔(?)。

 

5.

赛科尔怏怏地趴在桌上,平时张扬的蓝发此刻都焉焉地贴在头上,无精打采的,嘴中嘟囔着:“热死了,南国的夏天从没这么热过,今年一定是有史以来最热的一年。”

“你去年也这么说。”维鲁特无情拆穿了他,然而赛科尔已经热得没力气反驳。

一时间只剩老师的讲课声。

 

“赛科尔,你来回答下这个问题。”赛科尔刚要进入梦乡,就被拉了回来,他摇晃着站起,努力分开热恋中的上下眼皮,瞪大眼睛看着黑板上那道题,辨认许久才看清。

妈的,不会。

 

他站着,中年男教师也站着,他看对方,对方也盯着他,他不开口,便没人说话,教室陷入诡异的沉默,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,甚至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。

维鲁特大概是受不了他俩这样“深情对视”,开口解围:“老师,赛科尔今天嗓子不舒服无法说话,我替他回答吧。”

男神这谎撒得眼都不带眨的,刚才体育课的时候赛科尔还活蹦乱跳吵吵闹闹的呢!

老师却不知一群人憋笑的原因,欣慰地说:“特殊情况可以原谅,赛科尔你先坐下吧。维鲁特来讲下思路。”这种题自然难不倒维学霸,瞬间在脑中推算出过程,流畅地阐述了一遍,收获无数崇拜的目光。

 

6.

自己好像总是在依赖维鲁特,他也从不拒绝,这让人怎能不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呢?

赛科尔喜欢维鲁特,这是他的秘密,他没想过要说出来,因为可能连朋友都会做不成。

就让这肮脏的念头永远烂在肚子里吧。

真怂。

 

7.

为什么会喜欢上他呢?

“反正不是因为颜值,本少爷比他帅的多。”赛科尔心想。

或许是因为他是自己的同桌,日久生情,或许是每次打完球后维鲁特递上的一瓶冰水,或许是自己被叫起来回答问题时他低声的提示,或许是笔记本上他的字迹,又或许是因他喊自己“猪”时毫不掩饰的笑……

这些好像都是理由,又好像都不是。

我喜欢他,因为他是维鲁特。

 

8.

物理课上,赛科尔百无聊赖地用手撑着腮帮子,盯着维鲁特发呆。

“喂,维鲁特,你能搬起地球吗?”下课后,赛科尔把维鲁特拖到走廊看风景,问道。

“能。”

“哎呀就知道你不能亏你还是……什么?!”赛科尔正嘲笑他,突然惊觉对方的回答是肯定的,“那你搬一下试试啊。”本少爷就不信了。

维鲁特好笑的看着眼前人完全写在脸上的心理活动,二话不说将他扛到肩上,画面毫无美感。

“操你大爷快放我下来,”赛科尔挣扎着,“你搬我干嘛?”

“我猜你大概已经重得堪比地球了。”维鲁特掂了掂,又道:“说错了,应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”

 

——我能抬起地球,因为你就是我的全世界。

维鲁特早已忘记是在哪里看到这句话的,反正他是被自己酸到了。他放下赛科尔径自回了教室,不顾对方在后面的抗议。

靠,腰好像闪了。

 

9.

“我喜欢你,维鲁特学长。”

赛科尔躺在树干上乘凉,听到前半句时还饶有兴趣地探头向下张望,却在发觉被表白的对象时猛地一震险些摔下树去。

竟然是自己同桌的桃花。

“抱歉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是熟悉的清冷的声音。

卧槽,本少爷怎么不知道,什么时候的事?

“能告诉我是谁吗?我想输得明明白白的。”女生的声音是强装的镇定,给人一种下一秒她便会哭出来的感觉。

不过维鲁特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人:“不能,我不想让他知道。”语毕还瞥了眼头顶,赛科尔总觉得自己被发现了。

不可能的,他安慰自己,本少爷藏得那么好。

但是,维鲁特到底喜欢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
 

10.

这个问题足足困扰了赛科尔一月之久。

他列出几个有可能的“情敌”,又一一划去。

和维鲁特同处学生会的瑞亚?不可能,维鲁特不喜欢那么强势的;化学社的格洛莉亚?不可能,维鲁特不宣那个型的,再说人家早名花有主;难道是弥幽?自己的同桌应该不是萝莉控吧……

光是想象维鲁特尾行小学生的画面他就一身恶寒。

太可怕了。

 

11.

维鲁特是全校女生公认的男神。

高中女生表达爱意的方式很单调,无外乎送情书送零食两种。所以每天赛科尔都会看见隔壁桌上堆的满满的粉红信封和自制便当。

吃的全进了赛科尔的肚子,至于情书,他也不知道维鲁特是怎么处理的,反正没看见他扔掉。

切,一定是留着自己偷偷数着笑呢。

 

本少爷长得也不差,性格又开朗活泼……正想着,赛科尔没注意路,差点迎面撞上一个女生,他连忙道歉:“对不起。”

对方“唰”地红了脸,问:“你是赛科尔学长?”

赛科尔不明所以地点点头,女生往他怀里塞了个信封就羞涩地跑走了。

粉红色的。

哈哈哈哈,还是有人了解本少爷的魅力的!赛科尔笑着跑回教室,把信朝维鲁特桌上一甩,道:“看来不止你一个人受欢迎哦,男神。”

他愣了几秒,眼中闪过一丝惊异,表情冷若冰霜。待他看清信上的字之后,忍俊不禁道:“哦?可这封情书是给我的啊。”

“什么?!”赛科尔一把抢过去,果然写着“给维鲁特学长”,左下角还画了一个心形。

他失落地将信扔给同桌,一下午没说话。

尴尬。

维鲁特看着赛科尔若有所思。

 

12.

第二天赛科尔到班级时,一个蔚蓝的信封静静躺在课桌上。拿起一看,分明有“To 赛科尔”几个大字,左下角画了只猪,是维鲁特的手笔。

赛科尔赶紧看了眼时间,不是四月一日。

他心跳渐渐加速,近乎要跳出嗓子。

不是开玩笑,他可以当真吗?

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信封,纸上是一串数字,赛科尔失望的叹口气,真是的,没事写道数学题给他作甚,还害他想歪了。

“4+2=28

6+2=312

8+2=416

10+2=?”

赛科尔也没多想,小心翼翼地收好了信。

 

13.

又过了几天,维鲁特按耐不住问道:“你看了我给你的信吗?”

赛科尔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不提还行,一提我就得说了。你给本少爷抄道数学题是几个意思?”

“果然,”维鲁特扶额,“我太高估你的智商了。”他拉起赛科尔就往外走,见对方吵闹不已,便说:“闭嘴。”

世界安静了。

 

14.

天台上,维鲁特把赛科尔逼到墙角,双手抵在墙上呈壁咚状,两人呼吸交缠在一起,气氛很是暧昧。赛科尔受不了对方炽热的目光,将头扭到一旁:“喂,你……”

维鲁特欺身向前,堵住了他之后的话。

双唇只轻轻一碰,赛科尔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什么情况?

“那道题的答案是,”维鲁特凑近赛科尔的左耳,“520,10+2=520。”

 

End

 

终于产出第一篇维赛了,大概崩得只剩个名字了......

这篇还是因为赌歌赌错了才动笔的,情节大部分是我和我初中同桌的相处模式。

希望看到这里的GN能喜欢这篇小渣文。

最后祝您身体健康。

评论(35)
热度(35)